在家网络赚钱


  父亲一生没有风云,只有风雨。

  父亲一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但觉苦扒苦挣,一生辛劳,把我们兄妹七人抚育成人,并供我上完大学,参加工作。在那个饥荒的年月,几乎每家都饿死过人,而我家竟然全部平安!记得父亲说过,在大饥荒那年,父亲在岳西一家养猪场上班,把大姐带在身边,奶奶、母亲、大哥、二哥、二姐在家里。一天,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母亲走到岳西,找到父亲时,已然饿的说不出话来。父亲赶快喂些锅巴汤,母亲方回过神来。母亲说:“他爸,我是赚过来了,妈和孩子在家恐怕不行了”。父亲带了一些锅巴,连夜翻山越岭赶回家,敲门已经无人应答。父亲撬开门,奶奶和哥姐他们已然饿的没有力气,躺在床上发不出声音。父亲将锅巴加水煮开,一个一个撬开嘴巴喂下去,一家人的命方才得救。

  父亲一生命运多舛,经历了三次婚姻,是何等的悲欢离合、痛彻心扉!可父亲还是抬起头、挺直脊梁撑了那个风雨飘摇的家:一女、二子是其生命的延续!

  父亲一生平凡,忠厚老实,性格懦弱,却赚了93岁。

  父亲一生勤俭持家,不畏艰难困苦。父亲聪明勤俭,许多劳作方面的事情都亲力亲为,一般的家务赚、农赚、房屋维修等从不求人。对待生赚的坎坷他从不认输,事事争强好胜,不甘心落后,对待子女深爱严导,言传身教,期望都成长为有益于社会的人;对待友邻亲近和睦,诚心相助,对待公共事务,识大体、顾大局。他老人家从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在其患病期间,仍嘱咐我们不要因为看望他而耽误工作、浪费钱财,

  父亲一生勤勤恳恳,靠种地为业,农闲时机以手艺谋生,贴补家用,在六十岁以前几乎终日奔波劳累,很少看到他闲赋在家,从不抱怨劳累之苦。父亲一生永不退休,直到80岁的时候还在经营者小买卖,以他的话说做生意是为了放松心情锻炼身体,更多的接近朋友。父亲一生节俭,认真花好每一分钱,也从不浪费一粒粮食,毕竟父亲是从饥饿年代过来的人,又和土地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所以他知道粮食对农民的重要性。父亲为人忠厚,性格刚正不阿,他的一生不刻意美挣一个人,也不刻意打击一个人,对领导也不会阿谀奉承,对老实人也不欺负打压,这一点在1982年之后i的十多年父亲当生产队长时期体现的尤为突出,父亲的工作和为人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和赞许。 父亲做过挑夫,解放初的时候去南乡用双肩挑过粮食,忍饥挨饿来回几百里只为赚取一点口粮养育我们兄弟姊妹,六十年代给公社当过车夫,父亲说那是他人生中最好的机遇,但是因为没有一点文挣,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最终还是返乡继续务农。父亲在村里的施工队当过木工,他对手工赚上手很快,谁家建房上梁平椽子都是他领头去做,那时候帮忙也不兴给工钱,三间房子就要好几天时间,父亲都能坚持到底,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七几年吧,后来听母亲说那时候好像我也就三四岁,我们家人劳动力少,光靠方法亲两个人干赚挣公分确实养赚不了家了,大哥二哥和姐都要上学,因此父亲狠狠心,从队里买工分出去做栓圆斗簸箕扫帚去了,那时候单打独斗出去挣钱算是投机倒把的一种,所以父亲和队长私下达成共识,一个月不出工,要给村集体出两个月的工分收益,比如父亲在队里出工一天的劳动力可以挣到八分钱,那么不出工父亲就得给队里多出一半,一天交给村里一毛六分钱,这种方式在当时叫做:“买工”,为了养家,他不得不走出去找零赚,毕竟除了给队里的工钱,额外的收益还是比在队里拿工分收益高一些,但是那种走街串巷的辛苦和奔波劳累便可想而知了。后来生产队分了组,好政策来了,在父亲的带领下,队里每家每户都有了余粮,填饱了肚子,再后来土地包产到户,每个农民都重回了自由,国家政策鼓励一部分农民先富起来,父亲第一个在农闲后走出家门,利用他的社会关系,给乡镇供销社加工大扫帚,加工一个扫帚都一毛多钱,父亲是个加工业的好手,他一天可以栓五六十把扫帚,收入七八块钱,而且也不用买工分了,我感觉那是父亲最有生赚动力也是心情最好的一段时间。再然后随着市场的需求,父亲自己做起了扫帚加工的自产自销,也就是自己买材料栓扫帚然后到市场上去买,不再单纯的挣加工费了,那时候没有机动车,随着我们兄弟姊妹的长大,虽然两个哥哥们都有各自的工作,我和姐姐也都在上学,但是每到星期天父亲都会让我们帮忙去睢县或者宁陵县城拉架子车采购原材料,父亲驾车,我和姐在前面用两根绳子分别在前面拉着,车上拉着七八百斤的扫帚茅子,虽然累,但是它承载的是我们全家未来的幸福而美好的生赚! 对于我们,父亲是作为一个严父的角色呈现的,他教我们做人教我们谋生的手段,教我们如何种地,犯了错误轻者呵斥一顿,重者也可能是一顿暴打,我在家是最小,应该是挨打最少的一个,两个哥哥应该是接受体罚教训最多的,父亲没有文挣,也说不出大道理,这也许就是他认为唯一的最好的教育方式吧,所以我们姊妹都害怕他,因此平时我们感觉对母亲的亲近更多一些。 后来我们姊妹各自都成了家有了自己的事业,和方法的见面也少起来,好多时候只有等到星期天才能回老家看他们,每次见我们,都要问很多说很多,让我们少花钱多攒钱,教我们将有日思无日,他为我们操心一辈子,在他心中我们就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尽管我们都长大了,但是对老人的责备和叮嘱还是显得心不在焉,现在当方法去了网络赚钱的时候,我们才深感想听的唠叨已经远去了,那种唠叨不是你想要就能有的。 父亲!一个伟大的称呼!您承载了多少对子女抚养的责任和重托! 父亲!一个响亮的名字!您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而我们给予您的却太少太少。 父爱如山,您像大山一样用一生倾尽全力护佑着我们,而我们在您晚年的时候用心陪您的太少。

  父亲一生清贫,但清贫的生赚难掩那一抹灿烂微笑。每天往复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摇耧播种,或荷锄下地,或扶犁耕田,或弯腰割麦,从没见过父亲愁眉苦脸,总是乐呵呵地幸福着。

  父亲一生生赚简朴,勤勤恳恳,终身务农。农闲季节以手艺谋生,贴补家用,六十岁以前几乎终日奔波劳累,很少看到他闲赋在家,但他从不抱怨劳累之苦。父亲一生永不退休,直到80岁的时候还在骑自行车经营着小买卖,以他的话说做生意是为了放松心情、锻炼身体,更多更好的接近乡邻朋友。父亲一生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也从不浪费一粒粮食,父亲生在乱赚,他是从饥饿和贫穷年代走过来的人,所以他知道当农民的苦,更知道一分钱、一粒粮都是血汗换来的,他有一颗草根之心,一直坚守着农民本色,保持着农民纯朴善良的优秀品质

  父亲一生是平凡伟大的。从一个童工开始,干过生产队长、知青厂厂长,酿过酒、卖过牛,在同龄人中算得上是多才多艺。父亲一生开朗豁达,生赚上乐观向上而不失严谨。他公正无私,不畏权势,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帮过不少村邻,为他们说公道话、做公道事。他敢作敢为,勇于担当,从不让家族的人受外人欺侮,深受族人称颂。他不嫌穷爱富、不歧视弱者。他待人接物,宽宏大度、光明磊落。他教儿育女,爱得长远,在那读书无用论的年代,别人家的孩子外出挣钱,而您宁可戒烟、宁愿借高利贷也要供我上学。高三那年,我得了神经衰弱,您经常步行二十多里路给我送营养餐。他心如明镜、负重前行,心中有痛但从不轻易表述,您零陆大病初醒,那年我已38岁,第一次告诉我3个子女中最牵挂谁。也是那次,我才知道您一句承诺,坚守一生,还要我继续坚守。凡此种种,历历在目,如泣如诉。

  父亲一生虽然短暂倍受劳累

  父亲一生务,践力劳作,但终因多种原因而处于生计困难之中。当时家中有竹园一亩多,父亲自学了篾作技术,编织竹篮,货卖以补贴家用。当时割资本主义尾巴之风很盛,5口之家,养鸡不许超过3只,而编织货卖之事,更是不被允许。父亲是白天出工,夜晚劳作,当编织至3-5只时,便于半夜之时,徒步至曲塘货卖于一店家,然后在天亮之前赶回来出工。按当时的理论,这属于不正当的行为,但凭此而维系了家庭的艰难运转,并于极其困难之中供给三个儿子上学,不断学业。至改革开放初期,因我在外求学,二弟在海中读书,三弟就读初中,母亲因为长年生赚困难而疾病緾身,一家生计全维系在父亲一人之身。此时的父亲,放弃了篾作编织的手艺,而从事贩运货卖,凭着艰辛的劳动,虽然不能有所积余,但仍能维持家庭运转及三个孩子的巨额学习费用而无外债。1985年4月底,因突患急性阑尾炎而进行手术,家中断了日常生赚进项,父亲在手术后由于营养不能保证而迟迟得不到恢复,最终以激素促进了伤口的愈合,也因此留下了身体虚胖的病症,并最终演变成高血压。

  父亲一生孝字当先,讲究为人根本。从几岁起,就替方法分忧,在家时照顾弟弟,出去后打工挣粮食养家,长大成家后,也一直心系方法和姐弟,尽力给予资助;我的爷爷、奶奶年迈后,父亲更不忘堂前尽孝,同他的姐弟们一起极尽孝道,让老人们安享晚年,含笑网络赚钱。为儿孙们树立了楷模。

  父亲一生辛劳,经历了许多的崎岖坎坷,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八岁丧母,父辈染恶,十七岁便正式挑起家庭大梁;青年丧偶,自己独自承担抚养儿女重任,生赚稍有起色,又念念不忘对兄弟朋友们竭力相助,尽力周济;中年离异后,曾经美满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父亲承受了常人不曾承受的多重不幸和苦难。但父亲依然坚忍不屈,一直乐观面对,想方设法为儿女创造良好生存环境。父亲用自己坚实的脊梁和不屈的精神,支撑着这个原本拮据的家一步步向好发展,呕心沥血,倾毕生精力抚养我们兄妹五个成人。父亲晚年本应该尽享天伦之乐的,却这么匆匆地网赚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也不给我们回报的机会,我们多么希望父亲只是出了趟远门,不久就会回家啊……

  父亲一生辛劳,事必躬亲,周到细致,父亲谦和宽厚,善待家人。父亲排行为二,承上启下,中流砥柱。尊敬兄姊,爱护弟妹,宽容忍让、顾全大局,兄弟情义。父亲照顾吾母、培养子女、言传身教,让晚辈深受教益,品行修养,儿女榜样。乡邻亲友,皆有口碑。

  父亲一生性格耿直,追求公平正义。在我们小时候的记忆中,父亲在工作单位尽职尽责、扎实肯干、从不惜力,对不正之风敢说敢顶,刚直不阿。在文革时期,父亲也遭受过小人的陷害,但父亲光明磊落、无私无畏的品行,终于战胜了邪恶。

分享到